本章内容为《第三重人格》第181章大结局的全文阅读页
麻雀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御宠医妃 新唐遗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锦衣当国 名医贵女 神赌狂后 家门幸事 嫡女风华 嫡女贤妻 腹黑妖孽
麻雀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第三重人格  作者:常舒欣 书号:48739  时间:2019-6-14  字数:7452 
上一章   第181章 大结局    下一章 ( 没有了 )
 。

  第181章 大结局

  三周后,距津门二百四十公里一所女子监狱…

  探监时间,一多半在哭诉衷肠,爹妈见女儿的,老公见老婆的、还有抱着孩子来看妈的,能看到最多的表情就是哭,各种各样的哭声充斥着这里。一间通透的大房间,像载了人间的悲离合一样,

  大兵静静地坐在角落里,像尴尬一样把玩着手指,听到脚步声时,他蓦地站起来了,在他视线里,终于出现了记忆里那个模样。

  是上官嫣红,她怔了下,凝视着大兵,女管教催着,催了两次他挪步,慢慢地走到了桌子的对面,就像同样尴尬一样,坐下了。

  “你…收到信了?”大兵轻声道,小心翼翼地坐下了。

  上官嫣红嘴角翘了翘,像笑,带着涩涩滋味的笑,她对大兵道着:“看我的表情,肯定收到了,你才是隐藏最深的骗子,我都快服刑期了,才知道这个谜底。”

  大兵尴尬地撇撇嘴,无语,想了很久才寄出了这封信,告诉了上官嫣红很多年前的故事,于是两人之间,就成这种说不出来的尴尬。

  “对不起,我一直没有勇气告诉你真相。”大兵羞赧似地道。

  上官嫣红这次是真的笑了,她道着:“你是警察,我是骗子,有警察抓骗子还道歉的吗?”

  “理论上是这样,但我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心里过意不去。”大兵道。

  “那为什么不干脆一直瞒着我,好歹我还能留下一个好印象。”上官嫣红道。

  “有一天你总会知道真相的,让你发现倒不如我自己说出来。我想活得坦点,可总也坦不起来。”大兵道。

  “这些年老往监狱给我寄钱,寄衣服的人,留的名叫王八喜,也是你?”上官嫣红问。

  “嗯。”大兵点点头,你犯错一样。“顾从军”如果在服刑,肯定不能送东西了。

  上官嫣红笑了,那怕是身着的狱装,依然掩饰不住他的魅惑天生,那嫣然一笑留在记忆中的影子依旧那么美丽动人,那怕有点苍桑,又何尝不是洗尽铅华后的本真。

  “你…过得好吗?”上官嫣红突然问。

  大兵下意识地躲避着她的目光,嗫喃道着:“好。”

  “我怎么觉得一点都不好,脸色这么差。”上官嫣红关切地问。

  “受了点伤,死了一位战友,我准备回家休养一段时间,而且,我都不知道我该去什么地方。”大兵迷茫地道。

  上官嫣红审视着他,就像当年招聘一样审视着,看了良久,她笑着道着:“去哪儿并不重要,心在哪儿才重要。”

  嗯?这句软绵绵的话像有未竞之意,大兵一下子居然没有明白过来,上官嫣红解释给他道着:“你明显心不在这儿,来这儿看我只能徒增烦恼而已。”

  “你?”大兵有点意外地看着上官嫣红,犹豫地问着:“一点都不怪我?”

  “为什么要怪你?”上官嫣红反而奇怪了。

  “你呆在这里,毕竟有我的原因成份,那怕你最后选择了去自首,也总让我于心难安。”大兵道,他凝视着那双清丽的眸子,在这位女骗子眼睛里,他不止一次看到真诚,可真诚最终给予的人,却也是个骗子。

  “你错了,有没有你,我注定都是一个悲剧的下场,现在起码还算悲剧里最好的下场,那,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有人能想起我来…嗯,从军…噢,不…你到底叫什么名字?”上官嫣红好奇问。

  这一问让大兵尴尬了,这么多年过去了,她都不知道真实的姓名,大兵掏着钱包,了一张身份证,介绍着:“姓南、名征,小名就叫大兵,嫣红,等你出来,一定来找我,也许我能帮上你。”

  “谢谢。”上官嫣红眼光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话题突兀而转,直问了句:“那个女人她叫什么?”

  “什么?”大兵愣了。

  “我问你哪个女人她叫什么?别想骗我,一般男人在对女人客气的时候,那就是心里装上别人的时候。”上官嫣红笑着道。

  这一句却让大兵懵了,他想想道着:“我真的不确定,我们是不是合适。”

  “当开始想成家的时候,那就是一定合适…祝福你。”上官嫣红笑着,伸出了手。

  两人相握,大兵感觉着那只柔荑传来的电,似乎不像曾经期待的会有心悸的效果,一握而分,上官嫣红起身走,大兵惶然跟着起身道着:“时间还没到。”

  “早就到了,只是你心里不愿意承认,而我,有时候也抱着幻想一样…放心,出去我一定会找你的,有你这么一个朋友,说不定将来真能帮上我。”

  她笑着,却已经转身了,几步之后手掩了下一下面庞,不知道是不是伤心了,不过没有机会再看到了,一位管教带着她,出了会客室,进了铁门紧锁的监区。

  呆立了很久,大兵才慢慢踱步往监狱外走着,曾经的这段情缘在他心里依然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他在扪心自问着,自己在那个化身,那一重骗子人格支配的时候,是真的喜欢上了她,还是在逢场作戏?抑或是…那种焦虑情绪下的慰籍,才导致他对上官嫣红记忆如此深刻?

  慢慢地出了监区,一辆警车泊在他身边,窗户摇下来了,张如鹏那张凶脸吼着:“快点上车。”

  大兵开门上车,愤愤道着:“才等了几分钟,这就有脾气了?”

  “妈的我就看你是不是又变态了,没听说找对象,还他妈往女子监狱跑的。”张如鹏瞪着眼吼道,他驾着车疾速驶离,像怕沾上晦气一样。

  “谁找对象了,我就来看看。”大兵道。

  “少装蒜,女骗子那么漂亮,不动心才见鬼呢?哎我说大兵,你到底怎么想的?”张如鹏问。

  “我也不知道,我想静静,慢慢想想。”大兵道。

  “我艹,除了上官嫣红,又来了个静静?还有个佩佩?”张如鹏呲笑道,故意恶心大兵了。

  大兵手蜷在前,一不小心,又触着伤口了,他赶紧放开,长舒一口气道着:“你爱说什么就说吧,懒得跟你较劲。”

  老张看了他一眼,却是根本不同情地训斥着:“哎我说,这次回家老实呆着啊,别特么又整出什么事来?孙厅说了,你这种货就得圈着点,根本不能给你自由…瞧瞧,这才刚回来几天,就想上来监狱看女骗子来了?兄弟呐,不是我非得提醒你啊,犯点生活作风错误可以理解,不能犯原则错误啊…你咋连王八喜都不如啊?八喜特么去找大宝健都知道瞒着未婚,你倒好,还跟鸽子说了这事,你咋就这么二呢?甭跟着提醒什么感情不感情啊,你俩结伙当骗子的时候,有感情才见鬼呢…”

  张如胞絮絮叨叨教育着,气得大兵直想有跳车的冲动,无奈之下,他放倒了椅背,背过身躺下了,任凭老张说破天,干脆一言不回了。

  车驶向岚海市,又一次回家了,张如鹏的任务就是把大兵送回老家休养,他的去向未定,正像他说的,他想静静…

  ……

  ……

  三个月后,岚海市人武部家属院…

  一行人从楼上下来了,大兵的怀里多了个梳着羊角辫子的小女孩,听闻哥哥要走,有点撒娇了,撅着嘴快哭出来了,老妈接着了孩子,有点生气地道着:“贝贝,跟妈妈,别理他。”

  叫贝贝的小女孩捂着眼睛,伤心了,此情此景,让来接人的尹白鸽有点尴尬,她轻声道着:“阿姨,组织上已经让他外勤转内勤了,不会有危险的。”

  “我没说工作危险,危险都是他自找的,他跟他爸一个德,好了伤疤忘了疼,吃多大亏也不长记。”老娘生气地道。

  “妈,那你说在家干啥?我自己还没要孩子,你让我替你看孩子…你给我找这么小个妹妹,我咋跟人说呢?认识的人一见都问,咦,你什么时候结婚了,孩子都这么大啦?”大兵犟着嘴,想静下来恐怕很难。

  “走吧,走吧,反正我也没指望你…将来我和贝贝过。”老妈烦躁地道着。

  可将要上车时,大兵又恋恋不舍地回头看了,他不好意思道着:“妈,你时间来津门住住啊,我放假就回来。”

  老妈黯然地泣了一声,不送别了,抱着贝贝扭头就走,把尹白鸽和大兵尴尬地扔在当地了。

  “走吧走吧,我基本成外人了。”大兵坐到了车里,尹白鸽驾车驶离,换着话题问着:“看你过得不错啊,精神头好。”

  “好个,看了仨月孩子,比特么出任务还累。”大兵忿忿道。

  尹白鸽笑了,她道着:“提前实践一下嘛,说不定将来会是个超级爸。”

  “这叫超级尴尬啊,这老娘真不省心,快退休的人了,她倒想上当妈了,领养个孩子…哎哟把我给难受的。”大兵道着,看样是身受其累了。

  尹白鸽却是知道这是个托词,她没有揭破,只是随着他笑,听着他叙述养儿的难处,驶上路不多久大兵突然发现方向错了,他提醒着:“错了错了。”

  “我拐个弯,顺路看个人去。”尹白鸽道。

  一说这个,大兵脸拉长了,车驶到一处剑桥少儿英语的私立学校门口停下了,尹白鸽看着大兵,大兵也看着她,然后大兵貌似生气地问:“什么意思?”

  “我知道她在这儿,不想去见见她吗?”尹白鸽道着,她回头看时,院子里有一队学生,正在做课间,其中一位领的女教师,正是她认识的那位…姜佩佩。

  “算了…走吧。”大兵轻声道。

  “你确定?我觉得你还是应该和她谈谈。”尹白鸽道。

  大兵怪怪地瞟了尹白鸽一眼,不悦地道着:“要是你爸被我死了,你能原谅我?你不是傻吧?要是她什么都想不起来还好说,可现在她恢复了,恢复的还很好…你让我去看她,这不刺人家犯病么?我妈说了,我要敢去扰佩佩,就打断我的腿。”

  “哦,那就放心了。”尹白鸽笑了笑,重新启动车驶离了。

  片刻后大兵才明白,这是个故意的试探,他不悦地问着:“咦,怎么两仨个没见,你这办事风格有点欠揍了?”

  “作为上级,我是关心你的情绪变化。作为同事,我在关心你的终身大事,你犯的错误不少了啊,我得看好你,免得你意志不坚定,再堕落一次可就没救了。”尹白鸽侃侃地道,话有点噎人。

  大兵惊愕看着尹白鸽,坏笑道着:“哟,你这口气,是已经以我的女朋友的身份自居了?”

  “你不说过吗?真找不上就凑和呗,好歹我们将来不会同异梦。”尹白鸽笑道。

  大兵笑着回道:“呵呵,我倒期待一起作噩梦的感觉啊,要不今晚试试。”

  “想得美,得经过组织考核以及本人认可,哎对了,有个消息你看下。”尹白鸽提示着大兵搜索手机新闻,大兵依言搜索,看到了上官顺一审判决的内容,是个全国刊物的重磅报道,只不过省过了那个繁复的过程,强调是生物证据钉住了这个潜藏十八年的劫匪,大兵看完,旧事又上心头,只剩下了幽幽的一声长叹,然后表情肃穆了,靠着椅背。

  “知道吗?你休养的时候,刑侦局来打探过你,孙厅那头也想调走你,连纪震总队长也问过你的去向,你现在是香饽饽啊,还有想挖你去专业搞大案要案去…咦?怎么不说话了?”尹白鸽道。

  “明知道我视名利为浮云,我能有什么感觉?”大兵道。

  “那为什么接受特种基地的聘请?我以为你又想溜走…嗯,上官顺对你的触动很深吧?他说的那句话,我到现在忘不了。”尹白鸽道。

  “哪句?”大兵问。

  “灰烬与尘埃,从某种程度上说是有道理的,法制环境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太多,比如当年械斗,教唆打伤华登峰、牛再山那几位民工的凶手;比如把这事摁下来,连立案都没立的幕后;比如撕打文雨欣那帮子人…都将逃脱法律的制裁,执法成本所限、外部种种干扰、以及我们内部缺陷,有时候让人很怀疑我们从警的意义。”尹白鸽道,这是一个严肃的话题,所有的警察都不会在明面上讲,但所有的警察心里都会有这种犹豫、彷徨,甚至怀疑。

  “灰烬,也有过熊熊燃烧的壮观;尘埃,说不定会有聚沙成塔的机会,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自己,无可替代,我可以回答你,我为什么要接受特种基地的聘请了,那是因为,我想让你刚才说的那些不尽如人意的事,少发生点,那怕少发生一件,也是我们存在的意义…我们身处的世界需要秩序,代价就是,总得有人成为灰烬。”大兵道。

  尹白鸽微微被感动了,她知道可能高铭的殉职对大兵的触动很大,不过她嘴上却是道着:“你就不是个正经人,正经起来实在让人受不了。”

  “呵呵。”大兵笑了笑,他瞥到尹白鸽的表情,那种心有灵犀的默契他能够感觉到,他笑着道着:“我正经的时候,你就当我又多了一重人格,变态了。”

  “什么样的人格?”尹白鸽问。

  “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洁的人,一个离了低级趣味的人。”大兵笑着道。

  “一个没脸没皮的人。”尹白鸽接着道。

  “这个就算了,人格分裂的太多我倒无所谓,我怕你受不了。警察的性格走向一般到最后,都会没脸没皮的。”大兵笑道,手机响了,一看屏幕,他一扬着:“这才是个真正没脸没皮的。”

  “谁呀?”尹白鸽问。

  “八喜啊。”大兵道,接听着电话,直接堵嘴:“八喜,啥事?别废话啊,别问我想不想你,别问我吃了没有,直入主题。”

  “啊?大兵,你咋听着又变态了?”

  “我就变了,关你事?”

  “你拽个啊,给我变个女的让我瞧瞧?切…不行了吧?我跟你说个事啊,小胡同里撵猪直来直去,我下个月初八结婚,你来不来吧?”

  “哦,我尽量去啊。”

  “答应的就不痛快,我可跟你说啊,人来不来不要紧,礼到就行啊,我可把你当亲哥,你礼不能轻了,知道我的账号么,我一会儿发给你啊。”

  “啊?八喜,你不要脸的水平大有长进啊,有这么骨要随礼的吗?”

  “有啊,你不见着啦,我就这么要的?都自家兄弟,客气啥?”

  “哎,好好,知道了…咦?不对啊,八喜,你咋急着结婚呢,不是说到年底吗?”

  大兵和尹白鸽眨着眼睛,逗着八喜说话,他o着嘴型说着,肯定不小心肚子大了,果不其然,八喜在电话里郁闷地道着:“哎呀,别提啦,一炮不小心就当爹啦,我对象也舍不得处理,只能闭着眼娶啦。”

  “哎呀,八喜,恭喜你啊,没结婚先把肚子搞大了,省好多财礼吧?丈母娘肯定不敢为难你,这大喜啊,得贺贺啊。”

  “贺个啊,财礼少是少了,可我对象她下面还俩弟弟一个妹妹呢,这特么可是将来又当女婿又当爹,得多少钱呐?”

  “啊,八喜,你想给对象弟弟当爹,你不是看上你丈母娘了吧?”

  “卧槽…怎么可能?顶多看上小姨了…我小姨子长得不赖啊。”

  尹白鸽再也忍不住了,把车泊到了路边,笑着拳头捶着大兵,听着大兵和八喜胡扯,这一番笑话,足够排谴两人一路的寂寞了。

  说着那些还有记忆的往事,一路回到基地,就像从终点又回到了起点,岗哨依旧,已经换人了,这里像回到家乡一样,似乎让大兵有种近乡情怯的感觉,驶进大门时,尹白鸽轻声解释着:“…组织上考虑了你的情况,而且征询了大家的意见,你暂时担任教官的职务,省厅也正在筹备一个特种心理咨询机构,重点针对警察的应心理,孙厅和几位领导都推荐你当筹备组长…将来要针对处理过应急事件、开、击毙人犯等等类似警务人员,为他们提供心理疏导…”

  “嗯。”大兵轻轻应了一声,眼光却被窗外的景像吸引住了。

  尹白鸽看时,是教场的宣誓仪式,她摁下了车窗,那整齐划一、铿锵有力的宣誓声音响彻着:

  “国旗在上,警察的一言一行,决不玷污金色的盾牌。”

  “宪法在上,警察的一思一念,决不触犯法律的尊严。”

  “我面对国旗和国徽宣誓:为了神圣的使命,为了牺牲的战友;我将与各种犯罪活动进行永无休止的斗争,直至尽最后一滴血。”

  那声音回着,萦绕在耳边久久不去,大兵肃穆的脸上,是少见的神圣和庄重,这一刻,仿佛看到了父亲,仿佛看到了高政委,仿佛看到了很多很多不知名的战友、同事,在做着同样的事。此时的耳边,响起了一曲伴音的朗诵:

  …

  灾难中,我是希望的帆

  温馨中,我是明媚的霞

  危困中,我是风的旗

  生活中,我是心灵的家

  …

  我要走很长很长的路,穿过秋冬夏

  刀光剑影中,我是带有思维的子弹,准确着靶

  攻坚克难时,我是一路呼啸的劲风,席卷狂沙

  我的生活――摸爬滚打

  我的勋章――生死博杀

  在这个石头都能发芽的行列

  热烈的情也能把岩层融化

  …

  思忖中的大兵慢慢回过头来,他看到了尹白鸽带着微笑的脸庞,车里放着这段朗诵,她笑着轻声道着:“警营文化里的一首朗诵,我最喜欢的一首,每一次听,我总能想起你。”

  “套路,都是套路。”大兵像羞于承认自己同样喜欢一样,收回了目光,他看到了石处长、看到了老张,看到了范承和,还有很多很多人朝他走来。

  “世上本来没有路,走的人多了就成了路,这其中也包括套路。”尹白鸽笑着拍门下车。

  看着熟悉的场景,看着奔他而来的战友,大兵微笑着道着:“对,有这么多同路人,我都舍不得这个套路了。”

  两人相视而笑,着战友、着队伍,走过去了…

  。
上一章   第三重人格   下一章 ( 没有了 )
变身蜘蛛侠神级高手混花极品小神医家有小妻,霸一哥遇见百分百男绝品小农民男人不窝囊特战兵王护美小农民青春逆行
麻雀小说网最新更新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第三重人格,本章内容为第181章大结局的全文阅读页,第三重人格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第三重人格最新章节无弹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与下载,尽在麻雀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