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不信你不萎》第39章番外三全文完的全文阅读页
麻雀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御宠医妃 新唐遗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锦衣当国 名医贵女 神赌狂后 家门幸事 嫡女风华 嫡女贤妻 腹黑妖孽
麻雀小说网 > 耽美小说 > 不信你不萎  作者:魍生 书号:48753  时间:2019-6-17  字数:7532 
上一章   第39章、番外三(全文完)    下一章 ( 没有了 )
  蛇族圣地——那以重重毒物和浓郁的瘴气为屏障的,终年不见阳光的在某个夜晚悄无声息的多了一丝活物的气息。

  那不是属于毒物阴冷的气息,而是更为温暖的气息。这原本并没什么,但不知何时开始,这丝气息里竟多了几分甜腻人的味道,这让外常年难以接触外界生物的毒物们在这些天里竟开始有些蠢蠢动。

  直到外那些许枯朽的枝桠开始绿芽吐红蕊的时候,这些毒虫异兽们才迟迟反应过来,原来是春天到了。

  在这万物复苏的季节,繁衍与新生在他们眼中是唯一的主旋律。在这人气息的挑拨中,那随着季节一同觉醒的望也开始变得愈发浓郁。

  这份来自于本深处的望趋势着这些未开化的原始生命去窥探,然后遵循延续血脉的规律去与那惑着他们的对象配,以此繁衍子嗣。

  于是他们紧贴着冰冷漉布青苔的石面,悄无声息的用自己的身体滑过坚硬锋利的石块,一直前行一直深入,直到看到深处那被伏卧在重重叠叠的兽皮中赤的雌兽。

  那浑身都散发着惑雄的气息雌兽仿佛没有注意到外来者的入侵,像个缺乏安全感的孩子一样侧着身子蜷缩在柔软的兽皮布置成的小中。

  一张银色的皮半盖在他的身上,却还是掩不尽他赤的身体上的一抹抹红痕和一道道青紫。

  终于,那外来的窥视者将自己的触手伸向了那从银色的兽皮下出的一小节小腿的肌肤。

  冰冷黏腻的触感让浅眠的雌兽轻轻一颤,他睁开那双毫无焦距的眼茫然的看向自己的小腿,脸上全是深深的厌恶和无助。

  他想伸手扯下那令人作呕的触手,或者是用脚踢开那顺着他的腿向上爬的奇怪虫兽,可他除了在这柔软温暖的兽皮中微微挣扎扭动几分之外,完全无法做出挣扎中他身上的银色兽皮从身上滑了下去,赤的身体完全暴在了冰冷的空气中。也只有这样才能看清,他的双手和双脚被足足有成年人手指细的半透明兽筋牢牢的捆住。

  兽筋一端拴住了他的手腕和脚腕,另一端没入那厚厚的兽皮,牢牢的固定在被兽皮所覆盖的石座上。

  “青!”他大喊着那个曾让他恨之入骨的名字“青…青!有东西!有别的东西!青!”

  他感的身体可以感觉得到,那令人骨悚然的黏腻触手正顺着他的小腿爬上他的膝盖、大腿、甚至打算向更深处爬去。那冰冷的触手每向上一分他的挣扎就越是烈,可那束缚住他的兽筋却也扎的更深。不一会,那原本还完好的手腕脚腕便勒出了一道深红泛紫的痕迹。

  “青!青!”那冰冷的触感几乎触及到他的腿,从心底萌生的恐惧让他崩溃的喊着那唯一一个可以救他的名字“青!救救我!我不跑了!我不会再跑了!青…”

  就这那那腻的触手几乎要到他双腿间隐匿的那两处小的瞬间,兽皮小一旁寂静的潭水中骤然腾出一条青黑的巨影。

  那遍布着锋利鳞片的蛇尾带着冰冷的潭水挥向攀附在兽皮小边的毒兽,不费吹灰之力便将那试图染指他猎物的窥视者彻底抹杀。

  鲜血的味道总是最好的警告,其他那些在暗处蠢蠢动的黑影在嗅到同类死亡的气息后,便知趣的退散了。

  而这新染鲜血的圣地,也只成了青一个人的领地。

  那从水潭中腾出的巨蛇高昂着他巨大的三角形透,一双金色的兽瞳牢牢的盯着被他亲手捆在面前的宗元乐。就这么安静的注视了一会后,青黑的巨蛇幻化成了一个人身蛇尾的青年。

  如缎般的黑色长发,金色竖瞳的眼眸,俊美到几近妖异的面容。但从腹往下便被青黑的蛇鳞所覆盖。那壮有力的蛇尾盘踞在兽皮小边,不动声宣布着自己的所有权。

  那上被视为雌兽的青年——宗元乐则依旧蜷缩在上瑟瑟发抖,微微张开的双眼没有任何焦距的看着前方,原本和黑曜石一样双眼此时如一潭死水一样沉寂无光。他的脖子上还残留着一对并排的小孔,稍微有点经验的人都能看得出来这伤痕肯定是一条颇有个头的巨蛇所留下的。

  而宗元乐知道,在自己脖子上留下这个伤痕的蛇正是先前他开口求助的对象,而对方在自己身上留下的也并非只有这一对咬痕。想到这里,他下意识的蜷缩起自己的双腿,双腿间那异样感觉让他心中依旧充了恐惧和愤恨。

  虽然他现在什么都看不见,但青那令人难以无视的迫感告诉他,青一定就在他身边不远处盯着自己。

  青和宗元乐就这样在深处沉默的对峙着,直到青伸出手抚上宗元乐的腿,那过低的体温的宗元乐浑身骤然瑟缩了一下为止。

  青没有因为宗元乐的瑟缩和抵抗而收回手,他将宗元乐腿上刚刚溅上的血迹抹掉之后,顺着那光的小腿一路摸上了宗元乐的

  “沾上血了,你看不到,我帮你擦掉它。”只不过这个擦掉血迹的动作并非那么单纯罢了。

  青那清冷而温柔的话语让宗元乐一时有些恍惚,但他很快便反应了过来。

  “你以为…我变成瞎子是谁的错?”苦涩的反问里全是他压抑的愤怒,然而这样的自己面对青,除了顺从之外还有什么办法?

  被改造的身体和所谓的兽神之子的身份本就对他来说极为不利,跟何况现在的自己还失去了视力变成了一个瞎子!

  若没有青的庇护,自己迟早会沦落成为兽族部落的玩物和工具,最惨还可能成为那些未开化的虫兽的腹中餐。

  成为一个人的脔和变成一群人的玩物,这样的选择其实根本称不上是什么选择。

  青抚摸着自己面前赤的宗元乐,那冰冷的指尖最后停留在了宗元乐脖子上那一对自己兽化时所留下的咬痕,在看到这处伤痕的时候青心里依旧充了后怕。

  这只是误伤。在青找到了逃离自己的宗元乐后,与那头试图夺走宗元乐银色巨狼斗时,不小心在宗元乐身上留下的伤痕。好在他及时撤回了自己一部分毒,在蛇族圣地中圣水的帮助下,宗元乐并没有性命危机,但残留的毒却还是让宗元乐失去视力。

  而那头被他击败的银狼?

  青将紧紧勒住宗元乐手脚的兽筋松了松,瞥了一眼一旁半垂在地面被刚刚死去的虫兽的血所浸染的银色皮

  “如果你不逃,没有向那头银狼寻求庇护,我也不可能在夺回你的过程中误伤你。”青的声音变得有些低沉,也许是对于误伤宗元乐还有些许懊悔,他并没有把宗元乐逃离自己的怒意表现出来。

  “而且你先开口了。”青的上半身已经完全覆在了宗元乐的身上,那依旧是蛇尾的下半身却还是没有变回人形的双腿。壮有力的蛇尾缓缓爬上兽皮铺成的小,冰冷的鳞片磨蹭着宗元乐赤的双腿和小腹下方还未苏醒的望。

  “你自己说的,不会再逃了。”

  青说着吻上了宗元乐脖子上伤口,那带着些微刺麻的让宗元乐回想起被咬伤时的痛苦。

  “唔…别…疼…”仿佛再一次被咬伤的错觉让宗元乐有些惧怕的颤抖。

  “我不会咬你,我只想吻你。”青松开那带着伤痕的一小片肌肤,宗元乐颤抖的

  “你知道从我这里逃走的后果会是怎样么?那些窥视者兽神之子子嗣的人,会把你当做生产的工具,无所谓你愿不愿意,那些人会让他们的族人挨个上你,让你一次次的怀孕产子,到死也不放过你。”

  “或者是像刚才那样,被那些未开化的低的生物占有,然后诞下怪物被他们撕碎果腹。”

  青微微眯着眼,用手轻抚着宗元乐大睁的双眼。这双眼睛尽管再也看不到任何东西,但并不妨碍它表现出主人的恐惧。

  青忽然发现,也许宗元乐失去视力对他而言并不是什么坏事。因为这样宗元乐会更加意识到自己在这个世界的软弱和无力,并且开始明白,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依赖他青之外,他不会有更好的生存下去的方法。

  “你不…也是这么想的吗?”宗元乐低声说,语气中尽是屈辱“让我怀上你的子嗣,然后好借助什么狗兽神之子的名义去壮大你的族群?否则的话,你为什么要让我吃下那个果子,让我变成这副…这副不男不女的样子!”

  青在这样的话里顿了下,眼中的神色变得有些复杂起来。

  他不否认宗元乐的话,最初的自己确实有着那种想法,毕竟身为族长的自己有义务带领自己的族群。

  但是…也许不知不觉中,有些东西在他心里发生了什么变化。至少现在的他忽然觉得,就算自己和宗元乐有了子嗣,那也应该是两人心意相连共同孕育的孩子,而不是用来充当工具的产物。

  也许他们两人的孩子会长得和宗元乐更像,青一想到将会有一个缩小版的宗元乐在自己怀里甜蜜的叫着父亲撒着娇,心里那一簇小小的火苗就会变得更加旺盛。而他眼里他怀里这个黑发去青年,也会变得更加吸引自己,更让自己牵挂。

  “我答应你。”青忽然在宗元乐耳边说道“只要你不同意,我不会让你怀上我的孩子。”

  宗元乐听到青的话后一愣,脸上全是不可置信和震惊的表情,但显然青的话并没有说完。

  “但是相对的,你不能再逃离我,也不能拒绝我。”青贴着宗元乐的耳朵,微凉的气息搔着宗元乐而耳廓,那灵活的舌尖如一条小蛇一样在宗元乐的耳朵上滑动似乎想要钻入他的耳朵一样。

  “毕竟身为雄,我也有我的需求。而我现在除了你之外,对其他的人和动物完全没有任何趣。”

  耳边传来的濡的舐声让宗元乐有种浑身都被的错觉,失去视力后其他的感官在短时间里飞快的提升,甚至变得更加感起来。这让他现在对于青的挑逗完全没有任何抵抗力。

  “有感觉了?”

  青早就发现宗元乐与自己相抵的小腹处有了变化,那高于自己的体温还有那身为男无法掩饰的反应让青十分满意。他伸手轻轻握住半起来茎,用足以让宗元乐颤抖的力道和技巧温柔的抚起来。

  “嘶…凉…你别碰…别碰…”宗元乐没有焦距的双眼猛地瞪大,扭动着身子想要避开青的抚摸,却不知道自己这副赤着在雄身下扭动的样子在青眼中更是惹火。

  “凉?”青轻笑一声解开了宗元乐被兽筋束缚的双手,然后牵住他的手引到两人相贴的小腹下方。

  “那你帮我捂热,不就不凉了?”青说着拉着宗元乐的手让他握住他自己立的茎,而青那大一号的手则笼罩在宗元乐的手背,带着他上下动作起来。

  这种仿佛被教导如何自一样的场景让宗元乐心里是羞,但这种羞中的刺却让他隐隐有些兴奋。

  “你自己的手是不是就不冷了?”青温柔的在宗元乐耳边这样说着,用自己的双手带领着宗元乐去感受望与快

  而宗元乐看不到,在自己渐渐沉入快的同时,青下腹出被鳞片覆盖的一处隙中,渐渐探出了一对红的

  那对物和人类的器虽然都是柱形,但顶端却大不相同,没有人类顶端的菇头而是光滑的柱头。只有蛇族本身才知道,当这一对柱完全嵌入雌后,那光滑的柱头会生出一对横骨牢牢的卡在雌深处,放置配时雄的对象会挣脱逃跑。

  “唔…啊…轻…青…别…”陷入快的宗元乐几次想养闭合起双腿藏起自己茎后那本不该出现的花,却在青强硬的动作下只能大敞开将一切展现在青面。

  那后天生长出的花还很窄小,粉的小嘴此时和身前立的茎顶端的小孔一样吐着黏腻的透明体。只不过花中溢出的粘远远多于茎上的小孔,那一股股透明的粘随着花微微的张合而涌出,顺着部的隙向下去,连带着打了那间小小口。

  “全都了啊…”青的蛇尾卷着宗元乐的一条腿大大拉开,那一对红的巨物随着他蛇身绕在宗元乐腿上的动作渐渐向腿间贴得更近。

  就在那两巨物的顶端抵上宗元乐腿间的花和稍后一些的口时,宗元乐赫然反应了过来。然而就在他出声质问的瞬间,青握住他双手和茎的手猛然用力,那微凉的指尖在早已硬的顶端轻捻。

  “什么东西…啊啊…”在这种带着些微疼痛的刺下,宗元乐话都没来得及说全便了来。温热的的洒在两人的小腹之间。而青似乎早有准备似的在宗元乐出的一瞬间握住他的,将自己早已准备好的两巨物进了宗元乐因为高搐的花和那被透明的粘浸的软的后

  这一瞬间的宗元乐觉得自己仿佛被人从身下剖开了一样,那可怕的充实感和身体被外物填的排斥感让什么都看不到的宗元乐心的恐惧。那感的花并只给予了他疼痛,只是在这种强烈的不安中,即使有那么点些微的快也会被内心的恐惧所掩盖。

  仿佛连声音也一同被夺走,此时的宗元乐除了大张着嘴呼吸外,连起码的声音的叫喊都遗忘了。

  而青在这一瞬间才感觉到,自己彻底拥有了怀里的这个人。青能感觉到宗元乐身上所传来的不安和无助,青知道这是他打破宗元乐与自己之间屏障的最好的时机。

  尽管这份不安和无助时他亲自带给宗元乐的。但这样也好,青心里这样想,毕竟他要这个人完全属于自己,无论是快乐还是痛苦,都由自己赋予他才是真正的拥有。

  青亲吻着宗元乐失神的眼睛,咬着宗元乐微微有些发白的颤抖的双,那染上宗元乐体温的双手温柔的如同一卷轻纱。

  强硬的怀抱和温柔的抚慰,青知道怎样让此时的宗元乐在自己怀中得到他想要的一切,相对的,自己也可以从他身上得到自己想要的。

  “别怕。”青低声细语的在宗元乐的耳边如同恶魔般引

  “以后我会一直在你身边。”温柔的双手带着虚假的温度牵引着宗元乐虚软的双臂环上他的臂膀和脖颈。

  “在我怀里才是最安全的,你想要的,我也都能给你。”青修长的十指从宗元乐的后背缓缓下滑,然后牢牢捧住那一对弹十足的瓣,情而挑逗的捏起来。

  那一同深埋进两处小开始动起来,宗元乐不知道青壮的可怕的器在自己的身体里产生了怎样的变化。他只感觉到那一对茎在自己身体中浅浅的时,内脏几乎都有被从身下拖出来的错觉。

  “…别动…别…唔…”宗元乐像是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他无意识的收紧自己搂住青脖子的手臂,像是想要逃离身下可怕的的动作,又像是想要更加贴近自己身上这具强壮的身体一样。

  青没有回应宗元乐的拒绝,正如他此时半人半兽的身体一样,青的心此时也被自己的兽占据了一半。

  没有哪个雄会让自己的伴侣在配到一半的时候逃脱或是拒绝自己,就算是青也一样。而且他也十分清楚,此时的宗元乐多是被恐惧所主导了,失去了视力的他更容易被情绪掌控。

  但是身体上宗元乐绝不会因为与自己而感觉到痛苦。毕竟这是他亲自改造的身体,在之前的挑逗和茎的发中,这具被自己变成雌兽的身体早已做好了接受的准备,此时紧紧含住他两的柔软润的花和那紧致的后都是最好的证据。

  “别怕,你不会讨厌的。完全没有感觉到疼痛不是吗?”青咬着宗元乐的耳朵调笑着“你感觉不到吗?你下面的雌成这样了,后面的小也一直不停的着…是想要更多吗?”

  青说着用蛇尾紧紧住宗元乐的,将他往自己身上拉的更近,身下那两处口也因此的更深。

  “唔啊…”宗元乐被这突然的深入顶的叫出了声,但这声音中却并没有多少痛苦的味道“深…好…顶到…坏了…坏了…”

  宗元乐只觉得身体里的某处开关被顶到了一样,身体不受控制的痉挛,仿佛急切的想要攀附住什么一样。

  青见状适时的将自己更加贴近,宗元乐仿佛将他当做了一中的浮木一样紧紧的抱住不肯松手。那与蛇尾纠的腿也开始磨蹭着环上了青身,献身般的将自己往青怀中送入更多。

  “坏了?难道不是更舒服了吗?”青说着又身往刚才那处撞去,也再一次成功的收获了宗元乐一连串靡的呻

  “不要…唔…青…饶了…饶了我…”

  青的兽在宗元乐示弱的求饶中完全被发了出来,那一双金色的眼眸此时变得更为耀眼。那俊美的面庞在这一连串顶中渐渐布上一层薄汗,不一会竟浮出了些许青黑色的鳞片。

  “不会饶过你的,你要学会接受我,相信我。”青在宗元乐耳边这样说着,那深埋入花又一次狠狠的撞到深处。

  冰冷的空气被逐渐变得狂的情点燃,呼与之间都尽是种烧灼膛的刺感。拥抱着宗元乐的青也开始感到一种稍有的燥热,这对于身为冷血动物的他是极为罕见的,而这罕见的感受也同样让他疯狂。

  青开始不再克制自己的频率和速度,此时的他只想得到的更多,让怀中这个一直在忤逆他的人完全臣服完全属于自己。各种各样的望让青的动作变得越发凶猛,他几乎看到自己的双臂开始浮出鳞片。

  这是即将要完全兽化的预兆,而青似乎没有压抑自己兽化的打算。

  毕竟他是蛇,放纵是他的本

  “太快…了…太…好…好深…”宗元乐只觉得自己脑子里有一线正渐渐被磨断,他无法控制的呻着叫喊着,似乎多发出些声音就可以将身体里那说不清的感觉多散发一些出去一样。

  而青此时则完全放弃了自己的人身,只是眨眼之间的功夫,青再一次变回了他的兽身,只不过沉溺在致命快中的宗元乐全然没有发现这一变化。

  三角的舌头黑色的蛇形,壮的蛇身柔韧有力的绕在宗元乐的身上。青小心的控制着自己的力道和口中的毒牙,然而埋入宗元乐身体的两处口的却仍不消停。

  青控制着自己的蛇身凶狠又快速的律动起来,但蛇类配的旋律和力度是人类远远难以承受的,尽管此时的宗元乐已经被改造成了更适合和蛇类配的身体,但学会并习惯着一切仍需要一段时间。

  无法习惯于蛇身力道和速度的宗元乐开始变得失控,原本婉转靡的呻渐渐开始走调,越来越高亢也越来越尖锐,但这对青而言仍然是最好的鼓舞。

  “慢些…饶了…我…青…青…要…要出来了…要…要…啊——”

  终于,宗元乐承受不住这种过于刺的快,那靠手发过一次后就完全没有过的茎此时骤然出一股浓郁的白浊,而身下那处花也在同一时间里出一股清澈的体,宗元乐在这一刹那几乎听到了自己脑海中那线被磨断的声音。

  然而纠在宗元乐身上的青却完全没有结束的意思,他坚还深埋在宗元乐是身体中不休不止的着,不到完全释放出来这一场人与蛇之间的事就不会停止。

  宗元乐无力阻止,青也无意停止。

  这一人一蛇便这样,在这被所有人都视为圣地的中纠不休,仿佛再也不会分开了一样。

  而他们身下,则垫着一张被血污沾染了的银色的皮

  【全文完】
上一章   不信你不萎   下一章 ( 没有了 )
[兄弟]哥来满世妖娆尘欲香,夜缠热唇的诱惑四季吸血情人爱的补偿魅惑娱乐圈千月之魅男孩与保险套狂恋法老王
麻雀小说网最新更新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不信你不萎,本章内容为第39章番外三全文完的全文阅读页,不信你不萎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不信你不萎最新章节无弹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与下载,尽在麻雀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