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还债》第34章番外:往后的生活二的全文阅读页
麻雀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御宠医妃 新唐遗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锦衣当国 名医贵女 神赌狂后 家门幸事 嫡女风华 嫡女贤妻 腹黑妖孽
麻雀小说网 > 耽美小说 > 还债  作者:扁扁 书号:48754  时间:2019-6-17  字数:13889 
上一章   第34章、番外:往后的生活二    下一章 ( 没有了 )
  男人眼神润地昂起头颅,享受着对方的吻。软软的舌头从喉结一路扫到他微微冒出些胡渣的下巴,留下暧昧的水痕,男人的喉头溢出哽咽而舒畅的呜咽,感的肌肤因浓重的情而蔓延上瑰丽的粉

  他不由自主晃动自己的肢,去蹭动对方凑上来的硬实块,耐不住任何刺的红润冠头,每每擦过青年茎皮上的筋络,都会激动地吐出亢奋的粘,继续润滑双方的柱。

  “叮咚叮咚…”扰人的门铃声不明事理地继续叫嚣着,男人开始溢出热泪的双眼飘向大门的方向,圆滚柔韧的股还在妖娆地扭动“有人…呜啊…”“都扭得那么厉害,还有心思去管外头的人…”青年气息重地顶男人的起,用自己硕大的头去戳刺男人柱体下方的暴涨囊袋,积攒着千万生命种子的结实团,被蹂躏得变形肿,只得妥协般地把已然藏匿不住的粘一点点往外头排出。

  “呜…”男人用手臂捂住自己的嘴巴,生怕变调羞叫会被外头的人听见,如铁块般灼热的东西把可怕的温度传达到他的分身上,烫得他几乎快撑不住自己的身体,汗的翘乏力地企图抵在桌子上减轻身体的负担,孰料仍然包裹着鲜果子的嘴也因此而碰到了坚硬的桌沿,被遗忘的枣儿立即不地往道的更深处挤去。

  “噫…”男人登时尖锐地喊叫出声,颗粒颇大的果子划过他柔的壁,嚣张地刺着他不堪一击的前列腺位置,陡然发的快烧遍他全身每一颗孔。

  他发现了这样的顶能够给予自己更深层的愉悦。

  他忘乎所以地把部一次次往下沉去,重重地坐到被自己体温烘热的桌面上“啊,好舒服…呜舒服…”焦躁的内壁被不断翻滚的果子服侍研磨得痉挛快不已,咕滋咕滋分泌出的稠全都涌到外头,淋了光滑的桌面。

  矫健的麦色体放肆地在爱人面前妖娆扭动,紧窒的道十分熟练地收缩紧,夹紧里头的异物烈翻动,饥饿地含研磨,舒到极点的媚汹涌奉献出甜美的汁去浇灌为它带来极致快的小东西,沉醉的男人,遗忘了自己先前的抗拒,享乐惯的体,相当懂得如何放开自我去追逐

  他大口呼出灼热的气息,半眯的眼眸粘腻地瞅着脸上红霞飞的青年,心脏鼓动跳跃得十分厉害,喉头干渴非常。

  他意识混乱地盯住眼前的瓣,感觉那两片红润瞧上去异常可口,好像好好吃…

  浑身都在动的男人,忽然主动勾住青年的脖子,在对方诧异的眼光下,上前含住一直惑他的水意红。贪婪的男人住青年的下用力厚的舌头一点点润泽那瑰丽的瓣,而后伸入对方微张的口腔中,去触碰柔滑的软

  男人的吻技极其有限,略显笨拙的舌头胆怯而无助。

  他不知该如何去享用青年温暖润的口腔,仅有点点经验让他只会含住那软舌

  此等慢悠浅淡的吻,简直快疯了楚毅书。

  他懊恼又凶狠地啃住男人的舌头,急切地用力

  他发疯般地搜刮男人因情动而泌出的唾下男人喉头涌出的销魂呜咽。

  他不顾外头仍在狂响的铃声,双手箍住男人瘦的身,还用火热充血的下体抵在男人同样烈硬实的间,使力研磨蹭动,男人悲鸣地攀住青年的颈项,润的口腔被对方的舌头搅得一大糊涂,大量止不住的唾从被吻肿的嘴角溢出了,一波波酥的电从遭到顶的上颚扩散开来,几乎卸掉了他所有抵抗的力气,明明比青年要高壮强大的身体,却只得随着青年的动作晃动着,一点点往后躺向身后的餐桌。

  发狠狂躁的青年就像是饿了很久的野兽,从男人的瓣一路又转回到突起感的喉结,用尖尖的虎牙去戳刺,留下一个个鲜红的印记。

  “唔…怎么办,好想吃掉你…不如把你进我的肚子里好吗?”他把男人完全推到在餐桌上,掀起被汗水浸的衣衫,醉而凶狠的眼眸死死盯住那对鼓起肿,男人现下可观的尺寸自然是他的杰作。

  他买了一整套的健身设备,让男人没事就去锻炼身体,当然,训练的重点是部。长时间的集中训练让男人的肌较先前又发达了不少,鼓囊囊地把衣服撑起两座叹为观止的小山。脑的青年,握住两团健美但不失柔韧的

  他秀气的手掌当然是包含不住这样的雄伟,没关系。

  他的意图并不是如此,贪婪润的舌头带着粘稠的唾,在开始突起冒头的尖上高频次地扫动着,然后两夹住使力,妄想出里头并不存在的事物。

  “唔…不要…”男人啜泣般抱住那颗伏在自己前的头颅。

  他无力对抗这种近乎羞的挑逗,疼痛的头几乎快被青年给出来。

  他遏制不住地痉挛搐,青年滚烫的火热还在他的器上拼命摩擦,揪紧无法发出来的郁结在他下腹翻滚着。

  他颤抖低着,原本分开在两侧的长腿,勾住青年的身,仍含住三颗果子的股主动抬起,一下一下地去撞击青年的下体,两颗结实沉甸甸的囊,带着黏黏腻腻的滑,响亮的拍打声贯入了他的耳蜗里,幻化成一股绵密酥麻的电,卸掉了他的思绪和理智,甚至屏蔽了他的五感,连那烦躁的门铃声也变得不清晰,体内渐升暴涨的情,让男人浑身战栗不停,被果子撑得松软的出一道道浓香的汁,彰显了他此刻的渴求和不

  坏心的青年却置他于不理,执意玩起充血的头,两颗褐色的果子早就被立红,一层闪亮的唾把那地方滋润得十分漂亮,的肌理上布了不知是一时不慎还是刻意留下的齿印和爪痕,被玩到了极限的体,根本就对于这种恶意的施舍不感兴趣,男人半眯眼眸瞅着青年,方才还揪住青年衣衫的手掌,竟然从对方的脊梁一路滑落到了白皙的瓣上,被汗水润的大掌,急切地把青年的下体向自己。

  “唔!”青年吃疼地闷哼了一声,但男人却比他哼叫地更大声,青年的两团厚实袋一下子控制不住前倾的力道,撞在了男人淌的上,裹在里头的枣儿立即剧烈滑动起来,疯狂蹭过男人不堪一击的感地,挤出了大量黏的在青年紧贴的下腹部,突如其来的强烈刺,使男人体内累积的快达到了可怕的巅峰。

  他竭力夹住青年的身,颤抖的脚趾痉挛蜷曲到几乎发白的境地,感受着如同细菌入侵一般的电扩散到全身每寸神经,最终把剩余的那道防线瞬间击垮。

  青年撑起身体俯视着陷入高中的男人,麦色健康的肌肤上刹那间散发出一种红的瑰,那双日常里平静淡漠的双眸填和痴,男人大张着舌急促息,那仿若溺水的鱼一样,呼出的气息热烫得吓人。

  他全身都在烈地痉挛颤抖,连前的也在瑟瑟不停,腹间漂亮的肌因紧绷而显出了感的沟壑,在汗水的滋润下散发出莹亮的光泽,但那些雄意味明显的肌理,很快被一股股洒而出的白浊点缀出异样的糜丽景象,蕴含千万华的囊,拼命挤动,迫使硬的海绵体持续颤抖弹动,地打在青年的腹部,把腥浓的也洒在了那白皙完美的肌肤上。

  “怎么这样就了…”青年以指尖刮掉粘在自己腹部的,用猩红的瓣含入口中,感受充麝香味道的体融入自己的骨血中“那些果子得你舒服吗?够不够填你的小嘴…”青年红的脸上挂着意味深长的笑意。

  他动硕大可怕的,去触碰男人甫过还不堪拨的润顶端“还是,用这个会比较能够足你?”

  男人的全身几乎像是在水里捞起来一般,淋淋的,仍未闭合的铃口犹在吐尽最后的一滴水,感得受不了任何的刺,青年滚热坚硬的头这么一戳,把戳得男人啜泣流泪弓起了身,麻木不仁的下体陡然抑制不住往上一顶一顶的,无奈再也不出任何东西了,男人只能颓然倒在餐桌上。

  “叮咚叮咚叮咚…”门外的那人还在锲而不舍地意图打搅此番的时刻,未间断过的铃声,刺耳令人生厌。

  “啊,好烦啊,怎么办,那人还不走…”青年皱起好看的眉头,可笑地捂住耳朵,想藉此阻隔恼人的声音“呐…”他撒娇般俯到男人跟前,替男人去溅到下巴的脏污“不如你去叫他走好吗?”

  男人觉得他可能因为过度而出现幻听了,为何他会听到楚毅书犹如疯言疯语一般的要求。“你在说什么…”不说他现在浑身邋遢不已,下身那个羞的地方还着几个果子,这不是摆明在刁难他的吗?男人咬瞪着趴在他身上的楚毅书,对方笑盈盈用热烘烘的舌头过他下巴冒起的胡茬“只是在对讲机那里让他走而已,又不是叫你出去…”青年突然顿住了,姣好的秀眉翘起来“哦,莫非你想让他进来…”

  “你胡说什么!”男人扯了下青年的头发,想把对方从自己身上推开,孰料青年使坏地抓了一下他萎靡的下身,才刚恢复了些力气的身体登时又软了下去,腹难受地搐起来,牵扯到后里头绵软的括约肌,竟让止的枣儿再度翻滚起来。

  “啊哈,又动起来了…”男人眼底又涌起了气,违背他意愿动不停的壁,推挤着被水滋润得圆亮晶莹的果子,又开始折磨着男人已近麻木的肠道,轻微伴随着疼痛的电,在这具身体里强势复苏了。

  男人害怕不已。

  他伸手想把里头的枣儿给抠出来,还没摸到那里,双手就被青年钳制住。

  “难受吗?”青年低声温柔地问道,轻细的声线,带着奇异的魔力,竟也安抚了男人恐慌的心思。

  男人含住泪拼命地点头,想让青年大发慈悲把那些可恶的东西出来,男人真是糊涂了,其实,把那东西放进去的人,才是最可恶的。

  “我帮你出来,你去叫那个人走,好吗?”青年俊美的脸庞写了真挚和诚恳。

  他吻去男人额际冒出的细汗,把力沉重的身躯慢慢牵引起来。

  ----

  催命般的门铃声,在男人此刻已然昏沉的脑袋中,变得如此的空和诡异。

  他赤着下身,在青年的怂恿下,一步步迈向对讲器的位置,明明只有几十步的距离,在男人看来,却犹如千山万水般遥远。软红的里是不断翻滚折磨他的果子,身后是视线如火炽热的青年,男人全身淋淋颤抖不断。

  他浑浑噩噩地摇摆前进,扯着被汗水浸得薄透的衣服下摆,企图遮掩一塌糊涂的下体。

  因重力吸引而蜿蜒下的汁,在那双硬实修长的腿上勾勒出色情的痕迹,翘起弧度人的瓣,在男人慢的前进动作中微微震动摇晃,以不为意的惑姿态,得身后在窥视他的人,重重地倒了口气。

  多得男人平的勤奋有加,白色的瓷地板被擦得反光发亮,只是在此番旎的时刻,却被男人前端冒出的脏了,浓稠带着麝香气味的体,从半翘起的海绵体头部放肆涌出,啪嗒啪嗒滴在干净的地板上,印渍出仍带有温度的痕迹。

  作为始作俑者,青年安逸地坐在椅子上。

  他双腿大张,把自己起巨大的从内里掏出来,大咧咧地展出现。

  他肆无忌惮地视线扫过男人如老人一样佝偻前进的身体,然后紧紧盯住那不断汁的

  他咽下口腔中不断分泌的唾,享受着间因过度渴求而衍生的疼痛。

  “啊!”男人羞又沙哑的低声陡然响起,感而人的声线灌入了青年脆弱的耳膜里。

  他猛地坐直了身子,雪白的贝齿咬住了柔软的瓣,底下狰狞直的器,激动地弹动了一下。埋在男人身体里的果子,不知是否又触碰到了感的地方,致使那高壮黑实的躯体剧烈地战栗起来,翘的股瞬间紧绷收缩起来,仿若想夹住什么东西,宽厚的肩膀可怜地抖瑟着。

  他在猜想男人一定是偷偷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让那羞人的呻溢出来。

  空气中的麝香气息更加浓厚,青年狠狠地把那些发情的味道尽数入自己的肺部,甜美甘甜的动,瞬间如野火一般燎原他本就发的情。青年痴发红的双眸,瞅到男人底下的地板,又多了一些稀薄的白色污浊,心头又是窜过一阵动酥麻,这具感的体,是他开采出来的。

  他就是发现美丽原石的采摘人,用各种手段把他讨教成自己想要的美丽模样。他喜爱逗男人,撕掉他温和沉静的外衣,出那副皮囊下他人所未知的姿态。那张厚实的双,那结实的,每每难以自制夹紧他的双腿,还有被他的巨大搅得烂,统统都是他的。

  停住脚步没再前进的男人,忽然伸手到了股后,似乎妄想阻碍着什么东西,却没料到还是慢了一步“呜…要掉了…”男人带着哭腔的声线,从前方传来,青年明显听到“啵”得一声,一颗粘的青色物体,从间掉出来砸在地板上。干净翠绿的枣儿,裹上了一层男人体内的透明汁,闪烁出异样可口的光芒。

  “哦呵,掉出来了?”青年亢奋地出热滚的气息,像是抓到了男人什么把柄一般“怎么办呢?完成不了任务可是要受惩罚的…”他从椅子上起身,甩着沉甸甸的巨物踱步到男人身后,还不忘拾起那颗沾男人体的果子,上头散发的人气味,熏哄得令人心神混乱,本就在忍耐着望的青年,瞬间口无遮拦起来“开门让人看看你这副样子,好不好…”事实上,那刺耳的铃声早在方才就停止了,得不到回应的门外之人,已觉无趣离开了,青年此刻的问话,也只不过是口上的戏而已。占有极强的人,又怎会让他方得以瞧见自己心爱之人的媚态,不知死活的稚青年,只是在逞口舌之快而已。

  沉默不语的男人,还在如同落叶般簌簌抖动着,青年看不到男人此刻的表情,因为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那涌出汁的小里。

  他浑身燥热地咬了口带着男人体温和体味的果子,清甜和麝香的味道同时在他齿间冲撞,似带着助兴功能的药,让每个蛰伏的细胞和孔都喧嚣起来。

  一切都是那么的突如其来,原本沉默的男人,忽然转过身把楚毅书推倒,在力道和身材方面一直不如男人的楚毅书,迅疾就被倒在地上,男人强壮汗的身体随即上来。

  脸酡红眼角润的男人,双臂撑在出楚毅书的两侧,形成的包围圈颇具迫感。

  他咬紧牙俯视着青年,透的布料上印出了肿的朦胧痕迹,赤的下身坐在对方的腹上,把股间粘稠脏污的体尽数涂抹在青年热得几乎把他烫器上。

  “不停地戏我,让你感到很好玩是吗?”男人低沉地问道,眼中有些悲哀和恼怒“如果你厌倦我了,那好,我可以离开这里…”男人开始有些哽咽,不知是因情的无处宣还是内心的挫败和伤感“但是,不要让别人来…拜托…”以往曾经承受过的遭遇,仍刻印在男人的心头上,即便现在两人互表了心意,男人也未能忘却掉那不堪的记忆。在两人的关系中。

  他是处于被动的一方,因为他不善于表达,对于楚毅书的爱意。

  他会用平里的一点一滴和顺从的态度去表达,和楚毅书浓烈占有强的表现方式截然不同。他可以为对方付出一切,甚至是抛掉所有的自尊和矜持,而那个人,必须是楚毅书,只有楚毅书可以。

  他不想在任何他人面前去展自己羞的一面。

  他的和痴,也只有在楚毅书面前显现而已。

  到底是汗水还是泪水,楚毅书分不清。

  他只晓得从男人眼角落下的圆滚体,滴在他的脸上,好热好热,烫得他慌乱无比,烫得他心头剧痛。细长漂亮的双眸不可置信地望着上方的男人,足足呆愣了几秒后。

  他才忽然醒悟过来“不是,我没有戏你…我只是…只是…”向来口齿伶俐的楚先生,竟然在此刻语了,憋在喉头的话语硬生生哽住说不出来,男人眼底的失落和痛苦瞅着他心急如焚“我…我…”结结巴巴的楚毅书,恼死了此刻无用的自己。

  他咬咬牙,双手一伸圈住男人的脖子,把对方扯下来封住那张快哭出声的嘴巴。

  高温的红舌趁着男人愣住的空隙钻入了他的口腔里,灵活的软搔刮过里头每一寸,把他分泌出的唾全数卷走噬,过度狂肆的舌吻,令男人的呼吸急促起来,青年柔的双住了他的舌头,男人迷糊糊地跟随着对方勾引的脚步,把被麻的舌头伸到瓣之外,与对方的纠在一起,极其情吻,让男人肢都酥麻起来,软软地趴在青年的身上,处于颓废状态的夹在两人的下腹间,在焦急的贴合中可怜地磨来磨去。

  反分泌的唾,男人根本忘记了要咽下去,沿着大张的嘴角滴落出来,不过没关系,贪婪的青年把专属于他的体尽数咽下去。末了,固执的楚先生还特意在男人红肿的瓣上咬下几个齿印,状似在彰显着什么存在感。

  上的刺痛把男人几乎飞散到九霄云外的神智拉扯回来了些。

  他气,还在努力地找回视线的聚焦,但底下的人早就先他一步找回了方才暂时当即的东西“对不起,我是开玩笑的…”青年因方才的吻熏红了两颊,使得那本就精致的五官被点缀得更为人“噢,不对,我怎么会让其他人看到你这副模样呢,把你藏起来关起来都不为过。”那双温柔得几乎能滴出水的双眸,深深凝视着男人“我以后都不会再说那样的话了,如果再犯,你就把我的舌头剪掉,好吗?”

  青年轻柔的话语,如同夜里沁人的凉风,抚慰了男人躁动不安的心情。

  他觉得自己很没用,单单听人只言片语的承诺便安心,罢了。

  他也是个骗子,口中说离开楚毅书,事实上却是无法割舍掉这个人。或许说,青年此番玩般的作为,完全是男人宠溺之后的结果。隐忍奉献的男人,允许默认了青年各种开垦他身体的行为。

  他不去掩饰自己沉溺于情的丑陋样子,甚至放肆地展现糜烂的姿态,一步一步地,去哄着青年,沉沦在他成感的体当中,用软颤抖的股间去紧紧箍住对方,出了那人癫狂亢奋的模样,如同疯狗般扑到他身上,尽情啃咬侵犯这副早被搅得一塌糊涂的体。

  到底谁才是这场情爱游戏里的掌控者,又有谁能够分得清…男人没有去回应青年的问话。

  他一语不发地低下头,用被吻肿的瓣,轻啄楚毅书红润的脸颊,酥麻润的下身,开始在青年未曾歇下的硬上磨蹭着“帮帮我…”刚硬方正的男人,竟用软软可怜的语气,那眼神浓稠锁人,向青年恳求着“帮我出来…帮我出来好吗?”

  男人健美结实的双,因两人过度密合的距离而紧紧贴在青年白皙的前,男人的晕很大,而且比楚毅书的要深很多,两颗凸起的红蒂大膨,缓慢而又地摩擦挤青年的头,明明不是感带,青年却能感受到那个部位传来的绵密电,有种另类的人快。恍惚间,青年感觉到林维新执起他的手,往后放置在汗动的部上,男人热烫灼人的气息,吹拂在他不堪一击的耳膜上。

  “我不要这些果子,我想要你的东西,滚烫的,巨大的,能够把我狠狠搅烂,把我的东西。”男人的这句话,比他的眼神和勾引举止还要致命,就像是一把拥有无穷神力的铁锤,强硬地,把青年的理智和内疚,完全破坏殆尽。

  脑回路混乱成一团浆糊的青年,瞠大了狭长的眼眸,似乎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男人此番诚实而妖娆的献媚。

  唯一能感受到的,是从四肢百骸涌出蔓延开来的狂喜,这个性感、成、魅惑力全开的男人,是他的,是他楚毅书的,只有他,才能占有这副体,只有他,才能入那个充甜美水的,只有他,才能把浓浊的到男人体内去,到再也装不进为止。

  他实在是太傻了,为何会说让别人来观看这副令人血脉贲张的体,名为林维新的雌兽,只能是专属于他的。

  诡异痴狂的笑意,在青年漂亮的五官上漾开来。

  他用力捏住男人滑腻的,鼻端洒出无比炙热的气体,犹如他体内的血般沸腾。

  “如你所愿,我会把我的一切都给你。”

  ----

  燥热发烫的男人,竟然因青年魅的话语而剧烈抖瑟了一下。

  他难捱地了一声,体内犹如放置了一个熊熊燃烧的火炉,烧灼着他的肌肤。

  他扭动着鲁地把自己上身的衣物去丢弃到一边去,滑布汗珠的健美体,完全在青年毫不掩饰的浓烈目光下。

  男人的身材较之前更为壮硕,两团隆起鼓肌,还有下方蕴含无限力量的八块腹肌,明明是这般雄刚硬的存在,为何在青年看来,却是像惑他步入歧途的绝,用闪烁着靡光芒的体勾动,一步步将他推入万劫不复之地。

  男人样子有些迷糊。

  他竟然忘了接下来要做什么事情,浑身上下都痛酸麻,底下漉漉仍在持续泌出不知名的体

  他呆滞地伸手到自己的股后,用手指勾取了一些粘腻的浊,模糊疑惑的眼眸盯着自己手中的透明东西老半天,紧绷的腹和忽然搐了一下,浑身居然打了个哆嗦,本来瘫软的柱,也跟着贴在青年的腹部弹动了几分,缓缓出一种不知是还是前列腺的奇异东西。

  他稍显疲累地坐在青年的腹上,不意外地碰到了顶在自己上的巨大硬感的肌肤竟能感受到那物体表皮上的动,一下一下地,跳跃着传达出它此刻的需求和渴望。

  男人几乎被那过度热情的温度给烫伤了,连同脑袋,也被烫得无法思考,无法探究自己此刻的行为是否得体。他慢慢反过黏滑腻的身子,把滑布部,放地呈现在青年面前。

  他则趴伏在对方的下身处,醉朦胧地瞅着眼前那狰狞壮的巨大,两人形成了瞧着就足够令人羞恼的69姿势。

  麦色感十足的部,柔搐的红,还有那些散发异香的汁,从视觉和嗅觉上冲击着青年单薄的自制力。

  他怔怔地盯住内里夹着异物仍在可怜搐的菊皱,瞬间觉得肾上腺素急剧上升,制造出一股股汹涌的火浓焰。

  他只觉得脑袋发涨心跳剧快,连同下腹部那个猥琐的地方,都是一阵阵难以忍耐的疼痛。

  他焦躁地啃了一口眼前柔韧的,用血红的舌尖搜刮掉那些从出来的浓汁,撒娇般地朝伏在自己间的男人耸了耸快爆炸的柱。

  “呐,我帮你出来,你帮我好吗?我那里好疼啊…”望得不到宣的青年,犹如吃不的孩童一般,带着些微的可怜哭腔向男人讨要着,激动不的猥琐器,滴着饥渴的前,生气地弹跳甩动着,不知是刻意还是无心,抑或是因为两人过度暧昧的姿势,每一下都打在男人酡红滚热的脸庞上。

  男人半眯着眼,那黑眸里的望和渴求快溢出来了。

  他听话地握住那沉甸甸又滚烫的热物,凭着记忆中的印象,用舌尖先去上头铃口冒出的稠,而后用温暖的口腔含住那个壮的顶端部位,并且一点点地把涨起可怕青筋的柱体进去,熟练地用口腔的肌包裹按摩海绵体的表皮,还企图想将整壮完全入进去直至最深喉的位置。

  青年舒地吁了口气,男人恰到好处的口技巧,暂时缓解了他高涨的望,细致温柔的男人,在尝试替青年深喉口后感到并不是那么舒服,转而用舌尖扫上面浮起动的青筋,透亮的唾把那些看上去十分可怕的筋络润得异样晶莹,却也更彰显了那兽器具的凶猛

  男人的脑袋咚咚作响,即便鼻端小心翼翼地呼吸着,也难以阻挡青年那充的气味涌入他的体内,侵蚀他的每一个细胞,让沉睡蛰伏的份子,彻底复苏起来。他如饿兽般觊觎着整强健起的,想得体内发疼了,还夹着果儿的饥渴,在青年惊诧的眼神下,剧烈颤抖搐着,在缓慢地挤着内里的果儿,一点点地把它们排出自己润的肠道,因为,那里,要接纳更为壮的事物。

  男人突然烦躁起来。

  他咬住青年底下两颗圆滚的囊袋,用舌尖去挑搔刮,而后死命收缩紧甬道,运用括约肌推挤着已被他挤至口的甜枣,如开花般的菊就这样以放松紧的状态,还带着一股股透明浓甜的,在青年面前绽放出异样妖冶的景象。受宠若惊的青年,毫不掩饰地哦出声,茎上的伺候让他极致愉悦,眼前刺的画面更令他无比癫狂,终于被挤口处的枣子,还差一点点就掉到菊褶的外头,却在临门一脚的时候,被倒回去。

  “唔唔…”正含着两颗不停的男人,眼神润浓郁含糊不清地呜咽着,喉头唔唔作响,在青年身上的汗体,陡然搐痉挛起来,调皮的青枣儿,似乎不他排挤的行径,竟然在翻滚的过程中,硬生生刮蹭他几近麻木的内壁,直戳感的前列腺,把体内当当的推举到了某个高点后,却残忍地停住了。

  男人宣过度的茎,仍无力兴奋起,仅仅是半充血的状态,连也在方才的玩中枯竭殆尽,但后袭来的强烈快,却在蛮狠地拨着前头的已无子弹的头,一股渴望出膛的火力,在男人体内野蛮冲撞着,大量而汹涌的滑,从男人身体深处涌出。

  他就像是被活生生出高的女人一样,泌出了奋的花,终于把那两颗占有他相当长时间的枣儿给挤出软到汁的

  两颗裹香浓汁水的枣儿,掉到青年白皙的前,而后滚落到地板上,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烈的荷尔蒙气息,男人终于空出来的后,因长时间的填,形成了一个红的圆,近在咫尺的青年,气息重地瞪着眼前那个还在持续搐的小嘴,甚至还能看到里头松软的壁,在毫无规律地痉挛,牵引着口的皱褶收缩回放,仿若在叫喊着,快进来,狠狠地干我。

  “呐,你这里好像在叫我进去…”膛剧烈起伏的青年,居然用手指到眼前高温的甬道里,攀升的情令他一时间没有控制住力道,稍微用力地直戳到花道的深处,男人感的部因这样的刺而颤抖起来,丰沛大量的汁水登时四处飞溅,泛滥程度甚重,有些零丁水沫,还沾到了青年干净漂亮的脸蛋上。

  “怎么会这么多水呢?”青年嘟囔着去颊边的醇,痴地抠挖搔刮着羞怯瑟缩的壁,享受着那柔软夹紧他手指的感觉,过度泛滥的汁水沿着男人的口缓缓到会处,有些惶恐的青年,生怕那些美味就此失掉,慌忙出手指,掌住男人两侧的,伸舌掉胆敢逃离的透明甜汁。

  一旦品尝到了美味,青年的辘辘饥肠便再也无法足。他沿着男人的会处一路到软的菊口,把本就黏污猥的地方得更加一塌糊涂,灵活的舌头大胆地刺入向他敞开的美丽幽道。

  他大口大口汲取浓醇的汁,让那些美味琼浆滑过他的舌,填他的饥饿肠胃。

  他的禄山之爪还不断捏着男人的,企图让男人泌出更多的汁水。

  滋溜滋溜的吻声响,从后头传到男人的耳膜里,遭到,不断朝他袭来刺的酥麻感。

  他叼不住口里的壮巨物,因为喉头抑不住的呻破喉而出。

  他感地昂起颈项出突起的喉结,在道里头翻搅的舌头,刻意去触碰他的亢奋之地,迫他去接受般甘甜的情灌溉。从间贯穿全身的火和快,让男人哑地哦叫喊起来,滚热的泪水氤氲在眼眶中。

  他头晕目眩地撑起自己的身子,布汗水的厚实双手捏住自己红肿瘙头,鲁地拉扯,疼痛和快令他居然反地扭动妖娆瘦的肢,磨蹭着青年的舌,去追逐这种施舍一般的逗

  肆意享受惯了的体,岂能足于这般浅薄的搔。贪婪的夹紧了青年的舌头,内里蕴含的强大力,似乎还想将让那软继续往更深的地方进攻,可惜舌头的长度有限,给予不了男人更深层次的快,浑身每一寸肌都因渴求望而发疼。

  他布血丝的双眼迷糊无助,不知有什么东西能解救此刻的自己,无法咽而溢出的唾,颤抖鼓的肌,闪烁着光泽的汗水,把男人雕琢成了追逐望而生的兽,这副矫健结实的身躯,妖媚和男美的矛盾体,在被青年彻底开发之后,绽放出绝的姿态。

  男人半眯着情浓咧的眸子,眼角扫到了底下方才他含在嘴里的壮事物,涂而晶晶发亮的柱体上,蜿蜒盘踞着绽起跳跃的青筋。

  他还记得那东西的硬度热度长度,每每冲进自己软的地方,强硬撑开他密合的壁,疯狂磨蹭他的秘密之地,快速进出到最深处的器具,几乎要将他的肚子给戳穿了。

  他哭喊着搐颤抖,想要逃离那深入骨髓接近疼痛的,但是他错估自己对的渴求,连内侧都在颤抖的双腿,违背他的意愿夹紧了对方的,急切地耸动着被得汁水飞溅的股,配合着对方能更好地刺到他内里每一个感的位置。

  漫无边际臆想开的男人,全身因脑海里的旎画面而燥热空虚瘙,好想要,好想要,好想要…在潜意识中不断敲击着他脑袋的念头,在导着他,直面内心和身体的需求。是啊。

  他为何要忍耐,那个渴求的自己,不正是那人所想要看到的吗?

  他笑了,平凡的五官,在情红霞的渲染下,情而离。他撑起明明已经发软的身子,把被得松懈油亮的股间从青年的舌中离出来,不知是有意还有无心。

  他拖着疲累的,贴着青年的膛一直滑过白皙的腹,直至被立充血的刃阻碍住了,糜丽里泌出的粘汁和青年的唾,顺着男人方才滑动的行径,在青年的身上留下来一道极度靡的痕迹,在双方的情事中向来得心应手的楚先生,竟然变得呆滞万分不知如何回应。

  他只能惊愕地望着男人汗麦色的背部,看着那只厚实有力的大手,握住他临近爆炸状态的器,朝那被舐到比棉花还要软的小嘴靠近。

  他屏住呼吸,目光凶狠地盯住男人股间的光景,巨大汁的蘑菇头在大手的牵引下,被高温颤抖的一点点入,一股狭小到几乎令他窒息的紧箍感,从下腹那个丑陋的器具直往他后头窜来,夹得他头皮发麻理智尽失。

  他能感觉到自己硕大的顶端正逐步慢慢破开层层肠往里头挤入,但这种占有太折磨人了,肿到变成紫红色的,明显在不地叫嚣着,表皮上贲起的筋络剧烈跳动,男人缓慢的动作,只是让青年的器埋入了三分之一而已,青年不晓得男人在磨蹭什么,肠道热得可怕的温度把他煨烘到心跳加速,咕咚咕咚地敲击着他的耳膜,还有他被敲开无数裂的理智墙。

  忽然,背对着他的男人颤抖起来,正含他器的股间也停顿了,青年瞠大了双眸,感觉到把他包裹住的媚陡然剧烈瑟缩着,如小嘴般拼命着他大的器具。在那瞬间。

  他听到了什么垮塌的声音,到底是什么,在他体内碎成了渣滓。

  男人突然尖锐地哦出声,整个身子登时晃动起来。

  他模糊着泪眼双手撑在地板上,愕然地瞪着自己的股间,那毫无预警发起狠来的器,正鲁撞击他泥泞的,蛮横强硬地整入拔出,搅出里头泛滥的汁水。

  “啊!你这是要疯我吗?”死命耸动的青年,一边享受着紧致幽的愉悦快,一边咬着红舌,恶狠狠地发着先前的求不“疯了…真的疯了…”男人过度热紧窒的腔,夹得青年胡言语起来。

  烈的酥麻电沿着背脊击扩散到全身,击打着他的脑袋,兽当头掩盖了他所有的理智,又暴涨多几分的可怕茎,每一下都至男人体内的最深处,若是还有足够盈余的位置,或许他会连两个袋都想喂入男人的,把里头当当。

  充盈的入侵感,掀起一股骇然的灿烂快,男人泪眼模糊地望着自己的脏污下身,嘴边溢出的呻被青年的力道撞得支离破碎,硕大坚硬的把他的肠道撑到了极限。

  糙布筋络的表皮强势磨蹭他脆弱的媚,戳刺着快被磨破的前列腺,熟悉又令人惧怕的电,从壁的细密神经迅速蔓延,像一道道尖锐的刺针,在攻击着他体内装盛浓烈情的袋子。

  “啊啊啊…要坏了…”男人不晓得自己在喊什么,痉挛的下腹部涌来一阵阵骨悚然的酥麻刺,让他好害怕好害怕,明明已无法起的子孙,在猥琐羞的晃动中,感觉到了一种强烈的感“不要了…啊哈…唔…出来了…”

  男人恐惧地夹紧下半身,陡缩的感肠,把青年箍得变成追逐的癫狂兽,哪里还听得到他的拒绝声音。失去理智的青年,只会变本加厉地翻搅男人的壁粘膜,恣意享用这副专属于他的甜美体。

  “啊啊啊啊!”男人凄厉沙哑地叫喊出声,接近麻木的下身再也承受不住青年迅猛的进击。

  他用尽最后的力气,手脚并用向前想爬离青年的占有,但箭在弦上的猛兽岂能容他有逃离的机会,感知敏锐的青年,察觉到男人想要逃开的意,脑袋哐当哐当作响。

  他凶狠地从地上坐起身,双手一圈箍住男人的身,使尽全力往那已被完全开的甬道里一捅到底。

  这一下毫不留力的冲撞,几乎把男人的部给撞碎了,灼热巨大的,完完全全深入他最内里的花心,把那个颤抖痉挛的地方,填得一丝隙也没有留下,直喉头的迫感,把男人得毫无招架之力。

  豆大的泪珠从眼角滚滚落下,汹涌可怕的致命快,从下腹瞬间冲击至四肢百骸。

  他呆滞空地瞅着自己的下身,半点声音都叫不出来,或许说。

  他的五感已经完全丢失掉了,只有下腹那个不知廉的地方,还在回应着青年的进占。浓密丛林下的那,即便无法起,也因后头的刺烈跳动着,男人已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所有的感官和行动,完全是这具体的反作为而已。

  男人感觉下腹那股感愈加强烈,在慢慢地侵蚀着他顶端的铃口,叫嚣着要释放,到底是要什么东西出来,明明…已经没有东西可以了…

  “啊啊…出来了…”红润的顶端,终于忍受不住失守了,一股金黄体从释放的铃口处洒出来,落在干净白色的地板上。“啊啊…”男人还在模糊呜咽着,离悲惨的眼眸无法离开自己此刻正失的猥琐之处,颤抖搐着排出剩余的

  因男人到失而更加兴奋的青年,简直就疯掉了,没等男人排干净,便拉起他虚软的身子,鲁地掌住那被眼泪唾得一塌糊涂的脸庞,噙获红肿润的瓣,肆意啃咬舐,临近情的硕大刃,朝男人成一汪池水的作最后的进占和戳刺。

  男人完全力地靠在青年身上,已无法对他的侵犯举止做出任何的反应,就连大量浓稠的浇灌进意淋淋的肠道内,男人也只是微微抖动几下便作罢了。但他晓得,饥渴的青年,怎会就此轻易作罢呢。

  仍在他体内的巨大器,还来不及消退,又在男人反搐的里,再次充盈起了。焦躁狂热的青年,把无力反抗的男人在了脏污的地板上,就着此刻的姿势,不知疲累地耸动起来。

  “唔…我爱你…我爱你…”拂过耳际的灼热气息,青年毫无掩饰的低爱语,撞入了男人脆弱的耳膜。

  意识模糊的男人,竟然幽幽地扬起了嘴角。

  他爱怜地抱住青年,用自己宽厚的身躯,再度承受对方猛烈的情

  【全文完】
上一章   还债   下一章 ( 没有了 )
不信你不萎[兄弟]哥来满世妖娆尘欲香,夜缠热唇的诱惑四季吸血情人爱的补偿魅惑娱乐圈千月之魅男孩与保险套
麻雀小说网最新更新情节与文笔俱佳的还债,本章内容为第34章番外:往后的生活二的全文阅读页,还债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还债最新章节无弹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与下载,尽在麻雀小说网。